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菩提雪

第143章 忆旧年(大结局章) 为钻石过3000加更

菩提雪 蓝家三少 8097 2021-07-28 08:25

  

  徐绍长长吐出一口气,业障已消,冥帝归位。

天地间被破坏的秩序,终于可以重新运转。

“真的还能回来吗?”离若哭着问,“都已经被剥皮拆骨,灰飞烟灭了?”

“魔都已经消失,魔施的法术也会随之消失。”徐绍凝眉,“只不过……”

“只不过什么?”离若赶紧拭泪,“只要能让君上回来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“这不是你的问题。”徐绍轻叹,缓步走出了房门,“这是蛇君自己的问题,该怎么解释还是请蛇君自己去说,我这厢嘴拙,怕你家小媳妇着急。”

话音落,离若僵在当场。

冰冷的墓碑前,不知何时站着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微风细雨,杏花寥落。

俊美的男子幽幽然转过身来,负手而立,好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他站在那里,勾唇笑得邪魅无双。自诩绝世的容脸,溢出迷人的笑。

磁音绵长,他极是傲娇的喊着她的名字,“离若!”

离若欣喜若狂,“君上!”

身后,屁颠颠的那一群小子丫头,都是他当年种下的因。今日得的果。

蛇性本凉,终也有暖的时候。

一场生死大劫过后,孰轻孰重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褪却蛇皮反倒是他的幸事,他不必在拘泥于肉身的禁锢,而今的他已不再是昔日的蛇君在渊。褪却妖气,得了一身灵气,凌驾于蛇族之上,成为自由的神。

轻轻抱着离若,在渊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没想到,还能再回来。”

离若早已泣不成声,抱着自家夫君不撒手,这一次是真的回来了,再也不会离开。

“此后。当与卿共结连理,厮守一生。”他伏在她耳畔低语。

离若又哭又笑,这是她听过的,最好听的话。

“这一次,不会再食言了。”在渊笑了笑,卸下一身的邪佞之气。

食言的次数多了,会上瘾。

以后,都不会了。

远远的,狐小步凝眉矗立,当即拽住了徐绍的手,“蛇君回来了?那梓桐姑娘呢?”

“梓桐姑娘……”徐绍一声叹息,“蛇君和墩子都是被杀,而梓桐……是一心求死的,所以这性质不太一样。小步,你……”

还不待徐绍说完,狐小步撒丫子跑开,“我不信!”

徐绍耸耸肩,瞧着站在回廊尽处,一脸失落的墩子。

“能回来还不高兴?这可都是沾了我家公子和夫人的光,为何还苦着脸?”徐绍笑了笑,“如今褪却了肉身,成了真神有什么不好?”

墩子垂眸,又是看了一眼不远处相拥的在渊和离若,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”

徐绍眉心突突的跳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看样子俺得走嘞。”墩子瞧着徐绍,“冥帝若有需要会召见俺,所以俺走得放心。你们,都好好保重。”

“你要去哪?”徐绍忙问。

墩子想了想,“俺想出去走走,出去看看。”他勉强一笑,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“俺是个有良心的好大夫,如今俺已经历劫飞升,俺想救更多的人。俺……”

不舍的回望着在渊,墩子轻叹一声,化身而去。

徐绍摸着自己的下巴,微微拧起了眉头,墩子似乎不太对劲。总瞧着蛇君作甚?那眼神倒像个龙阳。不过出去历练历练也是应当,墩子一直久居深山,对于很多人和事都知道得太少。应该去见识见识开开眼见。

连蛇君和墩子这两个灰飞烟灭,肉身不存的都回来了,何以梓桐回不来?

狐小步不答应,打死也不答应。

他得去找楚羽问个清楚!

人不能这样没良心,当了冥帝就了不起吗?

“楚羽!楚羽你给我出来!”狐小步嘶喊着,“冥帝!你别以为你当了冥帝你就了不起,当初要不是我们几个保护你。你哪能历劫归位?我们不过是你的劫,是你的垫脚石,但人得讲个良心,你不能就这样忘恩负义。凭什么墩子和蛇君都回来了,梓桐却回不来?你给我出来!冥帝楚羽!”

杏花微雨,那素衣罗裳站在杏花烟雨之中,似乎是在等着什么。漆黑的面具始终未能卸下。眸中带着些许笑意,瞧着狐小步气急败坏的冲过来。

拂袖间,有微光拦住了狐小步的去路,他根本无法靠近她。

“楚羽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现在当了冥帝就能为所欲为。你好歹也做过几世的人,好歹也经历过情爱,如今自己成了冥帝高高在上。就不管那些为你付出之人的生死了?楚羽,你好自私!什么狗屁冥帝,我告诉你,你若是不让梓桐复生,我跟你没完!”狐小步咬牙切齿。

指尖清柔的捋着袖子,她饶有兴致的望着他,带着几分笑意的问道。“如何没完?没有梓桐,你还能吃了本帝不成?你可知道,就凭你现在这副不敬,我就能让你灰飞烟灭。这人世间,再也不会有你狐小步。”

“你驱魔一族若不是昔年得本帝恩赐,如何能有驱魔血?你才是真正的忘恩负义,要知道驱魔一族。乃本帝所赐。你若再敢放肆,本帝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。”

狐小步梗着脖子,“有本事你就杀了我!来啊!反正梓桐都回不来了,你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

“杀了你?”她轻叹一声,想了想道,“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,得让你吃吃苦头才能抵消本帝的心中怒气。狐小步,你真的爱梓桐吗?若是梓桐心里有其他的男人,你还会跟她在一起吗?若她不喜欢你,你又当如何?”

“你先把人救回来!”狐小步气不打一处来,却奈何不得冥帝分毫。

她翻个白眼,“不救!”

“冥帝!”狐小步炸毛,“你到底救不救?”

“都灰飞烟灭了,还怎么救?何况救回来也是孤身一人,本帝受孤寂之苦数十万年,岂能让梓桐也承受这般苦楚,还是别救回来为好。”她转身就想走。

“她若是能回来,我便娶她为妻。”狐小步脱口而出,攥紧了手中玉佩。

阿羽转身瞧着狐小步,“男人的话,往往说得好听。”

“我是认真的!”狐小步深吸一口气,“只要她能回来,让我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“若是让你以命换命呢?”她问。

狐小步点点头,“可以。”

阿羽清浅的吐出一口气,“诚意倒是不错,本帝还是那个问题,若是梓桐的心里有其他人呢?”

“那我就等着她,一直等着她愿意接受我为止。”狐小步斩钉截铁。

“果然是孽缘,上辈子要让人家忘了你,这辈子却又死缠烂打,真是不要脸。”她眸中嫌弃,“这话是你自己说的,这一次本帝圆了你们这场夙愿。就当还你们一份人情,也教这驱魔人一族血脉得保。”

狐小步环顾四周。“人呢?梓桐呢?”

“回家去!不是要娶人家为妻吗?”她翻个白眼,“真是蠢透了,也不知梓桐看上你什么,两世都是废物。”

狐小步欣喜若狂,撒腿就往家跑。

“原来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,自己的心里也会高兴点。”她自言自语。

伸手,杏花落在掌心,伴随着细雨绵绵。

温暖的手,轻轻裹住了她的手。

抬眼间,是他极是好看的眉眼。

他淡淡的笑着,“以后,我陪着你。”

她伸手,慢慢的摘下脸上面具。

“我还是楚羽。”她扬唇,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轻轻啄了一下,“霍庭燎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许瞒着我。我想……跟你做对寻常夫妻,偶有争吵,极尽温暖。”

他握紧了她的手,“随你,霍夫人!”

语罢,轻轻拥着心爱之人入怀。

分不开的彼此,本就是一条命衍生。

此后,更要在一起,永远都不分离。

褪却了冥帝的高高在上,楚羽很是享受如今的生活,只是苦了那位曾经想尝一尝当冥帝滋味的妹妹阿荼。如今阿荼成了冥帝,可这冥帝之位一旦接手,就再也卸不下来了。

“难怪当时姐姐让我去封印魔尊!”阿荼抱怨,“却原来是这样的心思。”

楚羽沏茶,瞧着她那一副怨气深重的模样,“不让你立功怎么能制得住底下人,冥帝得有功于冥府才是。不过你得偿所愿,我也如愿以偿,有什么不好?”

“冥帝……太孤独。”阿荼望着她。“姐姐……”

“别想让我回来,我如今在人间自在逍遥,可再也不回去冥城了。”楚羽起身,“还有,下次来我家记得换衣裳,你这样容易吓着人。过段时日,我跟廷业折腾个孩子出来玩玩,两个人始终太无聊了,像楚英和白姬那样儿女绕膝才好玩。”

霍庭燎推门而入,“收拾好了吗?”

“你还愣着作甚?”楚羽瞧了阿荼一眼,“还要让我赶你走吗?没瞧见我要跟廷业出门?”

阿荼托腮,扭头望着一侧嘴角直抽抽的姑获,姑获是冥帝的坐骑,如今自然得跟着阿荼。

“姐姐。咱们好歹是亲姐妹。”阿荼撇撇嘴,“我好不容易能出来一趟……”

“我还赶着去给梓桐贺喜呢!”楚羽拢了拢衣襟,“你赶紧走,人家要办满月酒,你这冥府来的怪晦气的,还是别跟着才好。”

“哪有人这样说自己妹妹的?”阿荼嘟哝,“你自己不还是前任冥帝?”

若不是楚羽死过一次。这冥帝之位怎么可能轻易卸下来?

这姐姐惯来是雷厉风行,做事惯来果断,所以才能执掌冥府数十万年,而今她不回去,那是铁了心的。

阿荼无奈的望着楚羽兴高采烈的跟霍庭燎手牵手出门,全然不理睬她这个亲妹妹,难免有些心伤。回头望着姑获。阿荼轻叹,“我好歹也是亲妹妹吧?”

姑获笑道,“如今是亲相公。”

阿荼翻个白眼,连同姑获一道消失不见。

今儿是梓桐和狐小步闺女的满月酒,楚英和白姬早早的送了礼品过来,如今楚英自己经营着米粮铺子,终于摆脱了不务正业的名头。

白姬也够争气。第一胎便是龙凤呈祥,让楚家夫妇欣喜得不能自己。

“丫头,那你什么时候也……”胡映容拉着闺女的手低低的问。

闺女死而复生,当然是好事。

胡映容并不知晓自家闺女的来头,只当是霍庭燎后来救活了她,如同当初救活自己一样。

楚羽抿唇笑着,“娘。你那么着急干什么?哥嫂的孩子就够你忙活了,我的事儿……您就别操心了,慢慢来!”

“你娘当初嫁给我就生了你哥,你说你嫁过去都几年了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楚风行训斥,“老大不小,也该好好的想想了!”

楚羽翻白眼。不说话。

生孩子还不是容易的事儿?着什么急?

反正她有无尽的生命,什么时候生都来得及。

霍庭燎在旁偷笑,瞧着白姬与楚英那一副恩爱的模样。

当日楚羽问她,你是否愿意放弃千年修行,跟楚英白头偕老?

白姬说愿意,于是便有了今日的幸福。

虽然人的命不过百年一瞬,可这百年却是她满心欢喜求来的。

不求富贵荣华,惟愿恩爱一生。

千年修为换得百年身,也是值得。

有夫有儿有女,才是她想要的人间情爱。

等到酒过三巡,霍庭燎拽着楚羽到了后院,俯身将她压在墙壁处,低头吻着她糯软的唇瓣。自从她卸下冥帝一职,专心当他的霍夫人,他便如同有使不完的劲儿,日日夜夜的纠缠不休。

却还是怎么都不够!

“这可是别人家里。”她娇嗔的轻笑。

“霍夫人,别人都有妻有子了,你怎么看?”他圈着她纤细的腰肢,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。

楚羽笑了笑,“早前是你不想让我生,怕我蓄了灵胎被霍伯息所利用,又怕幽冥血崩了惹来灾祸。这笔账我可都记着呢!那避子汤的滋味真不好受,所以我也得让你知道,看着别人生自己不能生是什么滋味。”

霍庭燎一脸委屈的望着她,“那么现在呢?咱们总是两个人,是不是太无聊了点?要不,咱们……要个吧?”

如今可不怕什么幽冥血和灵胎了。

瞧了一眼不远处的热闹,楚羽笑靥如花,“那就请相公多多赐教。”

四目相对,霍庭燎笑出声来。

远处山巅,刘柏舟冷然伫立,眸中掠过一丝暗色,眉心黑气缭绕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